《花少4》频引争议 总导演李超:8年老IP要突破

发布于:2022-08-08 17:27 已有0条评论 来源:光明网 字号:T | T

 内容无聊?后期恶剪?《花少4》频引争议

  总导演李超:年轻观众有新需求,8年老IP要突破

  作为国产综艺的经典IP之一,《花儿与少年》于2014年推出首季,节目中诞生了不少“火花四射”的名场面,多年来让网友反复琢磨、津津乐道,甚至衍生出一套所谓“花学”。

  阔别五年后,由张凯丽、刘敏涛、杨幂、李斯丹妮、赵今麦、韩东君、丁程鑫担当固定嘉宾、以露营为主题的《花儿与少年》第四季(以下简称《花少4》)回归,经典综艺IP“复活”,让节目获得了超高关注度。然而“回忆杀”过后,《花少4》的反响却未如想象中美好,“内容无聊”“后期恶剪”等相关质疑不绝于耳。眼下,节目播出到第8期,嘉宾们的旅程走到后半段,《花少4》制片人、总导演李超接受羊城晚报等媒体采访时表示,相较往季,本季节目最大的特点之一便是“人物之间的矛盾冲突,需要更多酝酿和孵化时间”。

  节目重启困难多?10天敲定全体艺人

  羊城晚报:节目重启顺利吗?节目组是如何把这几位嘉宾凑到一起的?

  李超:《花少4》的筹备时间只有不到一个月,嘉宾的邀约节奏也非常快,我们只花了将近10天的时间,就把所有艺人都约齐了。能够这么顺利地邀到这些艺人,得益于“花少”IP的吸引力,也要感谢所有网友、一些艺人对我们的期待。

  羊城晚报:搭建合理的嘉宾阵容是真人秀节目成败的关键,眼下的阵容设置是基于何种考量?

  李超:首先我们认为“花少”IP重启后,需要有一个大家熟悉的往期人物,所以我们选择张凯丽作为《花少1》的姐姐回归。而邀约韩东君最重要的原因,在节目当中已经体现得非常充分——他是一个生活技能非常强的男生,不管是开车做饭,还是旅行规划,都很有心得。至于赵今麦,作为零零后人气演员,她能把这一次的花少旅行当做毕业旅行,也算完成她自己的心愿。杨幂在这一季嘉宾中处于一个中间年龄位置,张凯丽、刘敏涛可能是20年后的她,赵今麦和丁程鑫身上,可能有杨幂更年轻时的影子,她能够串联不同嘉宾的人生年龄阶段。

  羊城晚报:哪位嘉宾和节目组预想的反差最大?节目录制期间,最大的意外是什么?

  李超:这一季节目主题是露营季,整个录制期间最大的意外是天气,这个确实无法预估,我们也缺少预判。这导致了刘敏涛在前面3-5天疲惫劳累、不知所措,再加上陌生的环境和人际关系,导致她情绪低落、崩溃落泪,和部分观众认知中,在舞台上带着“三分薄凉”唱《红色高跟鞋》的她不一样。

  其实,每个嘉宾在这一整趟旅程中的改变都是非常大的。比如团长杨幂,她有提到自己参加节目,看重的是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她对大自然的好奇心并没有那么重,但实际上到了旅行后半程,杨幂对大自然的好奇心是充分显露了的。

  羊城晚报:眼下,杨幂和张凯丽做了交接,成功卸任团长一职,你认为杨幂与往季的团长相比较有什么不一样?

  李超:杨幂是一个情商非常高的人,她非常合格地完成了团长职责,在非常严峻的天气情况下,能够很好地调动大家的积极性,也把所有的人物关系处理得很好。

  恶意剪辑造话题?真实呈现换取共鸣

  羊城晚报:节目播出后,有很多争议登上热搜,比如#花少4无聊#,对此你有什么回应吗?在操刀这个经典IP时,你面临的最大压力和挑战是什么?

  李超:观众对节目的反馈,提醒了我们一点——现在的年轻人需要更轻松的内容,对看点及笑点的需求也更密集、更频繁。而操刀“花少”IP的最大挑战在于,这毕竟是个八年前的节目模式了,从项目本身来讲,节目模式是应当有突破的。但事实上,我们并没有对节目模式做过多调整,我们依旧把更多精力放在呈现旅行当中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上,希望能保留花少原来的味道。

  羊城晚报:从反响来看,网友对有矛盾冲突的节目是有偏爱的,制作过程中,你们会去引导冲突吗?另外,网友调侃每期预告片都是满满“芒果味”,有网友提出对恶意剪辑的质疑,你如何回应?

  李超:我们并没有去放大或是引导矛盾,只是真实记录旅行当中发生的问题,然后呈现给观众。包括韩东君和张凯丽的“驾驶位之争”,杨幂和刘敏涛关于“是否应该麻烦身边人”的讨论,这些都是真实发生的,我们希望大家能从这些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和碰撞中找到共鸣感。

  至于观众调侃的“熟悉的芒果味”,其实是节目组对于内容关键点和笑点的呈现节奏把控,我认为这是内容制作上的客观要求。

  羊城晚报:本季节目官方给出的主打看点是“代际沟通”,你认为观众有体会到这一点吗?目前节目已经播到第8期,网上关于代际沟通的讨论还是比较少的,是观众没有沉下心来感受还是节目内容凸显不够?

  李超:坦白说,不仅是《花少4》,包括今年同期播出的几个慢综艺,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这也反映了现在90后、00后观众的一些观看习惯——节目制作者可能不再需要去告诉观众“我想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观众不再希望被灌输概念,他们希望独立发掘自己想要看到的内容,就像年轻人不希望别人来跟他讲大道理一样。所以,从第3期开始,我们也在剪辑上做出了整体调整,希望能满足观众的这些新需求。

  整体气氛太和谐?矛盾暴露需要时间

  羊城晚报:本季节目主打露营元素,但要把露营综艺做出圈似乎并不容易?

  李超:一开始嘉宾们对露营缺少认知,也因为天气原因手忙脚乱,所以节目中呈现出来的慌乱状态居多。但是从常德转场到张家界之后,天气慢慢转好,露营中美好的部分也被慢慢发掘了出来。

  羊城晚报:真人秀的幕后往往比台前更精彩,节目里有什么忍痛割舍没有剪进正片的片段吗?

  李超:目前还没有忍痛割舍的内容,这一次我们是卫视和网络双平台播出,除了周五的正片,每周四和周六还有超前彩蛋和加更,基本上所有的内容都原原本本呈现给了大家。

  羊城晚报:很多观众觉得相比穷游异国的前3季,《花少4》里的嘉宾太轻松了。有批评声音说,现在的内娱明星不肯吃苦,配合度低。你怎么看?

  李超:这一季户外露营的生活并没有很轻松,在旅途的前两站(长沙、株洲),因为暴雨天气,再加上嘉宾缺乏露营经验,他们吃了非常多的苦。后面的旅程越走越顺,轻松只是因为他们对露营慢慢熟悉,相应的准备和经验丰富了。

  羊城晚报:本季花少成员相亲相爱太过和谐,和往季反差巨大。你怎么看待这一季花少团的人物关系?

  李超:这是我觉得《花少4》跟前面三季最不一样的地方——前面两站的突发天气状况,让大家有了暴雨这个共同的敌人,所以整体的人物关系迅速地拉近,自然相亲相爱。在后面旅行的过程中,嘉宾们彼此又因为性格和看待问题的方式、角度不一样,慢慢爆发出一些冲突。

  所以,《花少4》中的矛盾点、磨合点产生,是一个逐渐积累的过程,跟前面三季一进来大家就马上暴露矛盾不同,多了一些酝酿孵化的时间。

  旅行综艺难大爆?需重新考量观众喜好

  羊城晚报:目前市场上的旅行慢综艺不如以往火热,你肯定也观察到了观众的审美疲劳。

  李超:确实,今年的旅行综艺直到现在也没有“爆款”出现,不仅如此,从各项数据来看,现在所有综艺的完播率都在逐年降低。观众对于90分钟或120分钟体量长综艺的内容要求和需求在发生变化,我们应当重新观察观众喜好,再去做节目。

  羊城晚报:在这种情形下,“花少”IP是否有同类节目无法复制的优势?

  李超:也不能说是无法复制,只能说对于团队而言,对人际关系的细腻呈现、对真人秀制作概念的理解以及“花少”这个核心IP,都是一笔值得继续挖掘的财富。

  羊城晚报:“花少”IP的精髓是什么?有人认为是看帅哥美女全程欢乐周游世界;有人认为是陌生人社交中的规则;还有人认为是看明星放下矜持争执冲突。你的观点是什么?

  李超:我认为“花少”IP的精髓有两个核心成分:第一是通过旅行,让观众看到一些向往的、美好的风景;第二更为重要,那就是真实呈现人与人之间相处互动,如他们怎样在旅行当中去认识彼此,并处理彼此的关系和矛盾等。

  羊城晚报:作为陪“花少”IP一路走来的节目元老,你觉得往季拍得开心还是这一季?为什么?

  李超:于我而言,每一季的拍摄过程中的精神状态都是非常紧绷的,现在回过头来看,很难说哪一季更开心,只能说哪一季带给你的回忆更多。给我触动最大的可能还是第一季去罗马拍摄的那一次,留下的回忆点会更多一些。

  羊城晚报:《花少》还会有第5季吗?你还有把这个IP延续下去的想法吗?

  李超:“花少”毕竟是延续了八年的一个IP,整体模式是不新鲜的。如果能有下一季,我们会花更多的心思和精力在模式上做新的探索。另外,我们会把观众对于综艺内容的新认知和新需求都考虑进去,在制作时间、体量和角度上,都争取新变化。

 

编辑:sally

分享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