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陈歆宇:为什么我们要做社会实验?

发布于:2022-07-25 15:41 已有0条评论 来源:百家号 会火 字号:T | T

上一次采访陈歆宇导演是在2018年,当时他在内蒙古阿尔山做《亲爱的客栈》,那次采访在我的记忆里绝大部分都还鲜活着——风雪袭人,天寒地冻,陈导逗我说自己没什么八卦可聊,转头又认真地说,希望在未来可以做更多有社会性,人文一些的作品。

于是在4年后的此刻,《牧野家族》问世——我有问过陈导,是否还记得当年说的话,他不记得了——听到这儿的时候我反而窃喜,好像我无端地,早早地就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牧野家族》的见证者。

当然,对于陈导而言是否记得过去的话并不重要,践行大于言语,实打实的是《牧野家族》真的来了。

第一次听到这档综艺的名字,是在和陈导的饭局上——在和他仅有的几次饭局上,他通常表现出风趣幽默的一面,用他的话来说,这样不招年轻人讨厌。

所以当他在饭局上,难得的正儿八经地想针对自己的新作《牧野家族》分享一些什么的时候,你可以明确地感知到,他在意这一次的作品表达。

我能感受到他的重视、在意、以及某种意义上基于新作的激动与酣畅,也因此我在节目开播前一天的采访中问他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紧张吗?

陈导听了问题后反复地问我,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我猜他可能也在想,自己是否表现出了紧张被我看到。

其实没什么原因,我只是明白,对于创作者来说,作品面世前的时间,内心总是风雨交加的。

陈导坦言,这次的确有些紧张,他已经五六年没有过紧张的感觉了。

原因也很容易理解,无论是《亲爱的客栈》还是《我家那小子》《我家那闺女》等系列,以上作品对陈导来说总归是有底气的,它们或多或少有共通的底色。但这次《牧野家族》和以往的作品截然不同。

《牧野家族》是一次全新的社会实验。

想象一下,在一片牧场,绿草接壤天际蓝,三组嘉宾就在这样仿若与世隔绝的环境里,分别面对各种各样的实验主题,叩问自我,寻找活着的答案,回归一种自然而然的生活或者存在。

大致想象这样的设定,或许你就明白陈导为什么会紧张。

——这档节目太“新”了。石破天惊的东西在真正绚烂前,总是积压着太多人的心血。而多数创作者的心血,不足为外人道哉。

02

陈导给我展开介绍了一下节目的细节设定,我才知道这档节目有多纵深和广饶。

节目有三组嘉宾,两组单身一组情侣。

张翰是老朋友了,容祖儿第一次参加真人秀,总是鲜活又旺盛的。王子文吴永恩的加入,也让这次的实验有了多样性。

我原以为她们三组人会生活在一起,经陈导解释才知道,她们生活在各自的区域,离得有点远,除了节目中期因为实验主题有接触外,其余时间没有任何接触——这样的设定也是当下综艺独一份了。

三组嘉宾面对着诸多实验主题。

刚刚入住,她们被要求写下自己的幸运数字——张翰写了7,容祖儿写了6,王子文和吴永恩分别写了10和3,陈导要求她们只能从自己的行李里,选择幸运数字件数的物品保留下来,其余都要上交。

紧接着陈导又要求三组嘉宾从整个房间里再上交10件她们认为不需要的东西。

还没完,陈导建议三组嘉宾记录一下自己当下房间里拥有的物品。

然后导演组趁嘉宾不在的时候,又从她们的房间里拿出幸运数字相同件数的东西。

她们会知道自己的房间里少了什么吗?

如果是你,你会清楚地知道,自己少了什么吗?

我先坦诚地讲我不能。

陈导给出了他做上述设定的原因,他问我——生活中我们紧紧抓住的东西,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我心里咯噔一下。

节目还做了“爱自己”的主题实验,探索人究竟应该怎么爱自己。于是她们让艺人们列出爱自己要做的十件事情。起初这个命题给到艺人的时候,她们表示很容易,但真正做起来,才发现无比困难。

陈导也建议我可以试试,诚然,我也觉得很难——爱自己这件事在眼下的社会里,实在不是新词,好像每个人都能在各种语境里说出这三个字,然后在那一刻得到一种精神上的胜利。但真的放到实践中,你知道怎么爱自己吗?

陈导举了容祖儿的例子,他说容祖儿的清单里,有一项是去玉龙雪山,这件事对于就在云南的她们来说,其实不难,可哪怕是这样一件看似容易的事,容祖儿也没有实现——她养的猪丢了,回来的时候又受伤了,于是容祖儿没能去成雪山。

——我们现实生活中总会遇到这种事,我们每个人活着,都面临着太多的阻碍,无论是社会身份,社会关系,还是社会责任,每个人好像都很难真正成为单独的自己。

猪是一个隐喻——陈导最后补充。

我听明白了。

03

有趣的是,猪在节目里是扎扎实实有角色的。除了猪还有狗和马等等动物,她们陪伴着几位艺人,与此同时,也作为实验的一部分。

节目还未播的第三期,讲的就是人与动物的关系,艺人们要非常细致地记录动物的形态和特征——王子文吴永恩甚至记录了动物的脚趾有多长,毛发是什么颜色什么形状,清晰的程度让人震惊。

就第三期的节目主题来说,我认为是对熟悉内地综艺观众们的一次“挑战”。

——当下的“综艺们”都太快了,也太“热闹了”,各个声势浩大,十八般武艺尽出只为留住观众捉摸不透的心和眼睛。

因此用宝贵的时间,做看似“没那么喧哗”的事,是挑战,甚至是“冒犯”。

但我其实更愿意称之为勇气。

最后我私心会感兴趣的实验,是关于时间的一个。

——收掉手机,钟表等一切和时间有关的物品,根据自我的计划和生物钟去生活,你能感知到时间流逝的速度吗?

——把手放进冰桶,你能坚持多久,痛苦的时间是否要更漫长一些?

我花了很大的篇幅在讲节目的设定——我甚至想花更多心思,去详解这次《牧野家族》要做的事,包括节目组为了实验的准确和合理性,还专门请了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院长彭凯平教授,诸如此类。

因为我清楚的知道,《牧野家族》这次做的事,有多么的难又多么有必要。

陈导轻飘飘地就把“时间短”的难略过去了——但我有必要说说个中艰辛。

仅仅不到12天的策划准备时间,录制时带着6集的策划。

等到了现场,陈导把策划全部推翻了。

他说他很难和我形容那种感受,就是你到了那么接近自然的环境里,下意识地就会觉得有些准备太表面了。

包括他也把团队都骂了一顿,发了很大的火。

因为团队里的人,下意识寻着舒服和熟悉的路径,想把节目做成“亲爱的牧场”——不创新当然不行,陈导无法接受重复的自己。

“创新很难”,但必须要做。

哪怕其实在人物关系维度,过往几年的综艺都做的差不多了——《花儿与少年》探究陌生人的相处,《亲爱的客栈》《向往的生活》探究熟人或者亲密关系的相处,到了《我家》系列,又变成了有血缘关系的观察。

创新难,但《牧野家族》还是做到了。

抛开所有人际关系,《牧野家族》在讲人如何和自己相处,如何和自然相处,如何和世界相处。

节目的顶层设计也是如此。

陈导没有去纠结或执着于寻找关于“幸福生活”的答案——他直言每个人对幸福生活有自己的定义,我们不该去冒犯。

于是节目的概念或者slogan就是“自然而然”——这是导演组到了现场对当下的第一感知。

“社会实验”也是如此,没人知道会有怎样的结果。或者说人生也是如此。

自然而然,其实本身就是一个答案。

04

《牧野家族》的确是一档关心答案、关心思考的节目。

如果抛开我和陈导熟悉的前提,我会觉得关心这些,实在太“吃力不讨好”了。

关于综艺市场的标准答案,很多人都回答过了。你大可以关心流量,你也可以关心隐私,关心争议与争吵,关心情怀与青春——关心这些当然更容易获得能被看见的成绩。

哪怕不关心什么,老老实实地做综N代,走老路,也是一个不错的维稳的选择。

但我对陈导又有一定的了解,他在采访中严肃地和我说——在湖南卫视这样一个中国少有的鼓励创新的环境和土壤里,不做创新,是一种耻辱。

他也希望从业者们能一起为这个行业开拓更多的边界。

所以为什么做《牧野家族》,其一在于创新。

至于其二,如果要我总结的话——陈导身上保有一种珍贵的使命感,他必须去引领什么,必须去通过作品传递给观众足够的营养性,甚至是主动探讨或寻找一种新的思想,新的答案,哪怕这些都——吃力不讨好。

这是我的解读,在采访中陈导的回答其实更真实。

他说为什么要做《牧野家族》,为什么要做社会实验——因为今年的环境确实没有那么美好,每个人都遇到了很多困境与挑战,人们很容易活在一种突如其来的的焦虑和茫然中。

我们好像一瞬间就变成这样了,我们找不到原因在哪里。我们有时浑浑噩噩,我们从一个“意义”中逃离出来,转头又扎进另一个“意义”的追求中。

因此如何爱自己,如何和自己相处,如何成为自己,是非常重要的课题。

面临当下的环境,人们其实都迫切地需要知道一些答案,需要一些新的思想。

于是《牧野家族》就诞生了,它告诉大家自然而然,告诉大家生活本身就是最大的意义。

05

《牧野家族》探索“归零”的命题,陈导也是如此。

2018年我采访过他之后,他陆陆续续做了很多爆款综艺,但却没怎么接受过采访了。

一来陈导实在低调,他并不是那类渴求星光的人。

二来,他也身处于一个漫长的迭代期。

他希望借由这次的《牧野家族》,真正迭代到自身的2.0阶段——其实心态已经到了2.0阶段,当下有相当强烈的创作欲望。

可以剧透一下,陈导目前还在同时做另一档节目,记录100个大学生真实的100天——又是一个挑战极大的社会群像的作品。这里不赘述了,他总是要给自己更难的事情做。

作为旁观者,我欣喜于看到这样的陈导——采访中他时而停顿很久思考,时而哈哈大笑,我们俩抽干了他的一包烟。我几次重复很期待《牧野家族》的播出,陈导听了都会笑一下。

采访的第二天,也就是周六晚上十点,《牧野家族》播出了。

我老老实实坐在电视前,放下手机认真看完了第一期。

节目静谧而又发人深省,我清楚地记得节目中最让我感动的画面——王子文对着镜头眼眶含泪地讲自己想过死亡,甚至写过遗书,那封遗书就在她家的保险柜里。她清楚地感知到死亡其实离每个人都很近,我们要珍惜当下的每分每秒,专注于此时此刻的自己。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其实很受触动,不是因为她含而未落的眼泪,而是因为她提出了每个人都该在意的命题。

——看到这的时候我觉得《牧野家族》值得我的全部期待,因为我没亲身参与《牧野家族》,但在看第一期的某个时刻,也仿佛身在其中,拿到了属于自己的实验成果

编辑:sally

分享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