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斯鸿:民歌唱响东方美学的韵律

发布于:2022-03-18 09:44 已有0条评论 来源:湖南卫视 字号:T | T

    阳春三月,杂花生树,草长莺飞。春天的到来激起了生命的律动,让青春的歌唱点燃了一场中国民歌的盛宴。3月11日晚上8点10分,湖南卫视播出的《春天花会开》大型民歌竞唱节目引爆了电视荧屏,这档以中国民歌为主题的歌唱节目正在持续地给广大观众传递着东方美学的韵律。

    中国是一个诗歌的国度,而民歌作为诗歌的一种,早在三皇五帝时期便已在庙堂与民间传唱。《尚书·舜典》里就记载了舜帝在创制典乐时对于诗与歌的理解:“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由孔子所收集整理的《诗经》三百篇,其中的十三国风,即是中国最早的民歌合集,从这些流传了数千年的诗歌当中,我们可以窥见中国古人在民歌里的美学共情。

    风诗大多描写的是男女爱情,关于这些爱情,孔子将其总结为三个字:“思无邪”。因此,我们只要一打开《诗经》便会读到:“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诗句。而这首诗歌所描述的正是中国古代在汉水流域一个大型相亲现场,一位男子追求一位女子的过程。创作这首诗歌的人用了中国古人写诗常用的一种修辞,他先是描写河洲之上成双成对的雎鸠,以此引出这样一个男女相亲的场景。这种修辞方法后来在中国的诗词歌谣中被广泛应用,并形成了中国诗歌意境之美的表达方式。

    与《诗经》相对应的是《楚辞》。作为中国南方最古老的诗歌总集,它里面不仅收录了屈原、宋玉等人的创作,也有一些散落民间的歌谣被收录进来,形成了中国南方的民歌范本。楚辞之美,首先即是韵律之美,即使我们今天已经无法用古音来完美诠释《离骚》的韵律,但就以普通话诵读的音韵亦可将还原其抑扬顿挫的情感,可见东方韵律之美,历经数千年仍有余音绕梁,回荡历史长河。

    在《诗经》与《楚辞》之后,中国的民歌经历了两汉与魏晋的发展,形成了一个以歌行体为主的民歌创作形式。这些歌行体一改《诗经》与《楚辞》行文结构,逐渐形成了五言与七言的创作方式,并极大地影响了后来唐诗宋词元曲的格律。这一时期的民歌被大量收录进了《乐府诗》中,人们所熟知的《孔雀东南飞》、《陌上桑》、《木兰诗》、《敕勒歌》等都出自于《乐府诗》,其中《孔雀东南飞》与《木兰诗》被称为“乐府双璧“。

    随着唐诗宋词元曲的普及,中国的歌唱艺术也有了极大的改进与发展,民间更是形成了独具特色小曲小调。大量少数民族民歌也得到了收集整理,而众多音乐工作者在中国民歌原有的发声基础上,又引进了美声的发声方法,形成了中国的民族发声方法,又称民族唱法,更是将中国民歌推向了殿堂级音乐的高度。

    在很多人的理解中,中国人关于情感的表达往往是含蓄而内敛的,然而,只要你了解了中国的民歌,你就会发现,中国人在民歌中的情感表达是一种由内而外的释放,正如诗歌创作中的启承转合,在中国的音乐里,也同样有着这样由平静渐入高潮,再由高潮回归平静的过程,这便是东方美学那沉浸婉转又自然天成的高妙。

    正如在《春天花会开》的节目中所呈现的,当彝族歌手吉胡用他的原创歌曲《长子》在舞台上深情演唱时,尽管副歌部分的彝语很多人都听不懂,但仍被他那独特的情感韵律所打动,连作为伯乐的谭维维也眼含热泪。

    而当一位蒙古族歌手与一位维吾尔族歌手用他们本民族的音乐演绎《橄榄树》时,那深邃悠远的呼麦声一下子就将人们带回到了那片草原,那片在三毛笔下流浪远方的草原。似乎这里草原与西部歌王王洛宾《在那遥远的地方》里的草原也有了几分相似,让人张望且留恋。

    当然,在《春天花会开》的选手当中也不乏学院派的歌手,演唱《洞庭玉米乡》的杨陈秀一来自曼哈顿音乐学院,而演唱《敕勒歌》的张群航来自中国音乐学院,她们都以自己对民歌那传神的演唱获得了晋级的机会,更让人期待的是龚爽这样歌唱家级的演唱者在下一期的节目里带来的《长江之歌》,将会让湖南卫视这方舞台尽显东方美学的神韵与律动,传递出中国民歌传承数千年的华夏燃情与文化共情。

编辑:sally

分享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