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天天向上》13周年:做长期主义之人,行长期主义之事

发布于:2021-08-18 17:56 已有0条评论 来源:传媒1号 字号:T | T

   在上个世纪80年代,英国《金融时报》创造了这样一个概念——长期主义。其定义是,坚持初心,基于长期的目标而决策与行动。

   这不仅是一种方法论,更是一种价值观。只有坚持这种方法论与价值观的长期主义者,才能成为时间的朋友。

   这个概念,在互联网圈、在创投圈,早已耳熟能详。而在常常被贴标签为浮华乃至浮躁名利场的文娱圈,是否也有这样的「长期主义者」呢?

   我想,最能担得起「长期主义者」之名的,就是刚刚过了13岁生日的《天天向上》,它在我们整个文娱圈有着一个特殊的生态位,它始终以「向上」「向善」为初心来经营长期主义,成为一股清流。而这长期主义的特质,更是在13周年庆之际又浓墨重彩地书写了一笔——天天向上》接连推出两个具有「向上」「向善」长期主义特质的特别企划:「天天小兄弟2班特别企划」+「暑期美食研学团特别企划」,前者是人的长期主义,后者是内容的长期主义,二者合流,便成为了节目与平台的长期主义。

「人」的长期主义
时间回到2016年。

   彼时,《天天向上》搞了「天天小兄弟1班」,邀请了17位小兄弟来到《天天向上》的舞台,而在这些人中,涌现出了包括王一博、宋威龙、彭昱畅、侯明昊等等的优质青年艺人,他们不但仍经常活跃在湖南卫视的综艺、剧场、晚会、活动中,也成为了整个文娱圈的青年力量。

   所以,随着「天天小兄弟2班」开班,观众便也好奇,这个成功是可复制的吗?这群小兄弟在五年后,是否还能继续走出一批新生代的青年力量?

1号认为,这是高概率会发生的——

   因为,《天天向上》是在以一套「长期主义」的价值观,在进行演艺圈新人的培养。

一是找有长期主义潜质的人才培养。

「天天小兄弟2班」的六位少年,是《天天向上》节目组从3000多名的候选人中千挑万选而出的。

   而凡「挑选」,便有挑选的标准,《天天向上》的标准就是人才必须具备长期主义,而人才的长期主义,一是向上,要有进步的动力、要有反思的能力,二是向善,有大爱、有温度、有同理心。

在天天小兄弟初亮相的迎新会上,我们就很能感受到这样的特质——

   在外拍任务中,小兄弟陈圣亨在结束拍摄之后,进行了自我反思,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没有让素人嘉宾放松下来——这,就是《天天向上》相中的「向上」,始终在自我批评、自我总结、自我提升,而「向上」的方向也是「向善」,他说,「从明天起,要做一个认真观察生活的人,了解别人的情绪」;在语言展示中,小兄弟原若航即兴演讲了一群「特殊90后」的故事,西南联大的16位90岁以上的西南联大学子,用他们的百年人生奉献祖国建设——这,则是《天天向上》相中的「向善」,一个人的即兴演讲最能看出一个人的底蕴,这个小兄弟是有大格局的,而「向善」即是「向上」,他说,「这群90后,为我们新的90后、00后,树立了榜样」。

   如果说,向上、向善,是他们的共同底色,而才艺、性格,则是他们的各有特色:陈圣亨是内秀型的男生,特色是稳重与风趣并存,能写本、会朗诵;刘傅杰是力量型的男生,演唱、舞蹈、说唱,舞台基础功很全面;原若航是典雅型的男生,会民谣、会表演、英文地道,有英国古典戏剧的教育背景;纪东杰是冷幽默型的男生,外形出众,性格腼腆,喜欢琢磨魔术、调酒等的小才艺;祝子杰是元气型的男生,号称「长沙小满哥,邻家萌宠弟」;吴泽林是天赋型的男生,说唱能力、模仿能力、应变能力,样样都强。

   所谓长期主义的择人观,一要看为人,要是向上的、向善的;二要看才能,要有底蕴、要有储备。由此,才能打造有颜、有才、有德、有少年精神的「四有天天小兄弟」。

二是用长期主义理念的方法培养。

   不是淘汰制的、不是内卷式的,不是以追求一炮而红的短期主义理念来培养的,而是在一个没有淘汰、良性竞争的环境中,帮助他们成才。

   教他们艺德,不仅有怎么对待工作,还有怎么对待伙伴。所以,迎新会上才邀请了蔡明与倪萍这样的大前辈现身说法,对待工作,当如蔡明这样不辞辛劳,当如倪萍这样追求极致;对待伙伴,当如蔡明与倪萍之间这般惺惺相惜,而非名利场式的塑料姐妹。这是《天天向上》给刚入行的小兄弟们上的第一课,让他们知道要用正道、正念在文娱业处世为人。

   也教他们艺能,王一博给刘傅杰点拨舞蹈上的发力,「要注意力量的分散,不要每个地方都用力,要不然会显得整个舞很满」;大张伟给纪东杰点拨与人接话的技巧,「跟着我说,祝我『大红大紫』」,蔡明给祝子杰点拨舞台上表现,「要加强舞台上的形体训练」。

   恰如倪萍所肯定的:「我觉得你们这个做法特别棒,任何一个行业都需要注入新鲜的血液,在《天天向上》,一代一代的新人不断地出现」,而之所以《天天向上》能有一代一代的「出材率」,就是因为这是一个坚持以人为本、长期主义的好环境,有好的老师、好的前辈、好的氛围、好的价值观,这样的环境才能十年树人。

「内容」的长期主义
时间再次回到2016年。

   这一年,《天天向上》不但策划了「天天小兄弟1班」,还策划了第一次的「美食季」。

   此后多年,《天天向上》便以「长期主义」的理念持续经营这个特别企划,持续在2016、2017、2019、2020年,搞了四年四度的「美食季」。

   而坚持长期主义,成为时间的朋友,就会得到价值回报。

   积淀了资源、积淀了经验、积淀了品牌之后,2021年的「美食季」迎来了一次大升级——

一是「规模更大」。

   《天天向上》「美食季」第一次走出户外,成为一个大型户外美食文化节目,深入到美食的原产地,体验到美食的原生态。

   一是美食的规模更大,每一期都有一个视觉震撼的「本土美食盛宴秀」,乐山的「十四大特色菜」,自贡的「顶级盐帮菜」,台州的「岭鲜十三道」,舟山的「海鲜盛宴」;

   二是录制的规模更大,第二部分的寻宝游戏,当地宝藏埋被藏在当地特色场景中,以自贡站为例,宝藏被埋藏在550亩的自贡彩灯大世界中,这与日常《天天向上》棚内录制大不相同。

二是「立意更高」。

   美食季不止于美食,而是借着美食,切入到当地文化、历史、社会、民生当中。

   在研学中,你会了解到,乐山的串串文化是与乐山的码头文化相伴相生的;自贡的盐帮菜文化是与自贡的制盐历史一脉相承的。

   在寻宝中,《天天向上》则与各地政府以美食为「赌注」,寻找当地更多宝藏,这样就由饮食文化外延到更多文化,比如在舟山站寻宝中,寻到了「渔民画」的民间绘画艺术、「舟山贝雕」的民间雕刻艺术、「舟山渔民号子」的民间音乐艺术、「渔绳结」的民间生产生活工艺。

   「美食」只是美食季的入口,更重要的,是联合各地政府,介绍各地宝藏,带动各地文旅。

   所谓「长期主义」的内容观,就是能站在社会的高度来自我审视,内容的策划、生产、传播,是否能够超越当下、具有长期价值?有,就长期地坚持;没有,就立马地停下。

   而「美食季」的长期价值,则在于它是一把能够不断打开当地文化宝藏的钥匙。今年这个模式,已经打开了四个地方的文化宝藏,而在明年、后年,如果坚持长期主义地去执行,它将成为书写中国文化地理的重要文艺载体。

   因此,它既是「向上」的——规模越做越大,立意越做越高;

   也是「向善」的——传承文化、服务民生。

   而长期主义的内容经营,也助攻了长期主义的人才培养。

   对于「天天小兄弟2班」而言,如果说,欢迎会是他们第一节的「公开课」,那么,正式进入《天天向上》后的「美食季」则是他们的「研学课」。

   这也是为什么今年的「美食季」定位于「暑期美食研学团特别企划」的原因:这个「研学」,不仅给观众带来的一场「美食研学」,也是小兄弟的一场「艺能研学」。

   因此,在节目中,其实可以感受到三种身份,汪涵更像这次研学的「带队老师」,钱枫、大张伟、王一博更像这次研学的「助教」或者「师兄」,而小兄弟们则是这次研学的「学生」。

前半部分的研学,「天天兄弟」与「天天小兄弟」是分工的:

   节目组让小兄弟们提前踩点,比如提前到自贡体验传统制盐工艺,第一步去杂质、第二步铲盐、第三步淋盐,每个步骤都由「天天小兄弟」身体力行之后介绍给「天天兄弟」;比如提前到舟山的各个渔铺,第一个东海铺、第二个赶海铺、第三个远洋铺,每个渔铺都让「天天小兄弟」消化知识点后介绍给「天天兄弟」。

   因此「天天兄弟」与「天天小兄弟」在前半部分的研学部分,就形成了一个有问有答、有抛有接、有来有回的互动关系,以这样的方式把知识点通过拆解的方式科普给观众朋友。

后半部分的寻宝,「天天兄弟」与「天天小兄弟」则是合体的:一个「天天兄弟」配两个「天天小兄弟」,分为三组进行寻宝。这种大型户外寻宝游戏,也恰恰更需要体力充沛、活力旺盛的小兄弟。

   而我们也发现,在天天兄弟的带领下,天天小兄弟的综艺感随着一期一期的录制,也在变得越来越好:祝子杰学会了涵哥的反客为主,面对东海渔嫂队的抓捕竟然跟娘娘们玩了起来;陈圣亨学会了大张伟的抖机灵,捡到了抓捕队的对讲机装作工作人员说停止抓捕。

   年轻人的成长速度是非常快的,他们缺的只是经验、只是指点,而在结束「迎新课」「研学团」后,《天天向上》还要继续给他们「上课」,上不同类型的课,让他们更全面、更快速地成长。

1号结语

   而长期主义的人才观与长期主义的内容观之下,自然也就形成了长期主义的《天天向上》。13年来坚持「向上」「向善」的初心,方得始终。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很多养成系的节目,要么做不出水花,要么只爆红一时,就是因为本身节目的基础不是长期主义的,自然无法形成长期主义的效果。

   而这个长期主义的价值,甚至超出《天天向上》节目本身,不仅让《天天向上》拥有内部造血能力,能够常做常新、越做越大。同时,拥有优质师资资源、教学环境的《天天向上》成为湖南卫视的「黄埔军校」,天天小兄弟1班的很多同学仍与湖南卫视保持密切合作,天天四小花也在成长为湖南卫视中生代女主持的主力,天天小兄弟2班的6名同学则在天天小兄弟1班的基础上升级,更深度地参与到湖南卫视内容生态之中。

   甚至这个能量,还将走出马栏山,负责文娱业——输出的不仅是长期主义下培养出来的「向上」「向善」的艺人,更是长期主义的「向上」「向善」的价值观。

   而我们的行业,需要更多的《天天向上》,做长期主义之人,行长期主义之事。

编辑:sally

分享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