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40年,金鹰节见证中国社会文化生活变迁

发布于:2018-10-16 10:51 已有0条评论 来源: 字号:T | T

   10月14日,在第12届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第29届中国电视金鹰奖颁奖晚会中,张译、李易峰获“观众喜爱的男演员”,迪丽热巴、丁柳元获“观众最喜爱的女演员”,同时,上述获奖者中,李易峰与迪丽热巴又捧杯“最具人气演员奖”。电视剧《鸡毛飞上天》与《海棠依旧》备受关注,尤其是后者,拿走了“最佳电视剧”与“最佳导演”。其他奖项也纷纷花落各家。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年,与其主题相关的活动与话题层出不穷,与改革开放进程几乎同步的金鹰奖,在本届评选与颁奖活动中,也传递出向历史致敬并向奖项注入鲜活时代气质的强烈愿望,在“重视主流”、“强调正向价值”的同时,本届金鹰奖也体现出“注重传承”、“面向未来”的倾向,这使得有35年评奖历史的金鹰奖格外引人关注。

   在“重视主流”、“强调正向价值”方面,这届金鹰奖有两个举止,一是缺席上一届金鹰奖的“最佳电视剧”奖在本届回归,根据周秉德著作《我的伯父周恩来》一书改编的《海棠依旧》夺得此奖,这部讲述新中国成立后的周总理的故事,真实细腻动人。二是文艺评论家李准和剧作家王朝柱获得中国文联本届首设的“中国文联终身成就电视艺术家”荣誉称号,凸显了该奖对文艺评论与编剧领域的重视。

   在“注重传承”、“面向未来”方面,这届金鹰奖给予了年轻演员一份沉甸甸的厚爱。金鹰奖创办于1983年,算是德高望重的一个奖项了,为鼓励年轻演员继承老一辈艺术家的从业美德,动员他们投入更多精力创作精品,同时也避免在一些年轻观众那里留下“老迈”印象,金鹰奖对年轻演员青睐有加是可以理解的。年轻演员的获奖,会带来一些争议,但争议本身也说明了影视市场与文化消费环境的一些变化。而跟随时代脉搏跳动,时时更新评奖观念,一向是金鹰奖的优良传统。

   首届金鹰奖1983年于昆明举办,在当时,这个奖项就是电视创作繁荣背景下的产物,当年影视界已经有了脍炙人口的金鸡奖、百花奖、飞天奖等,但金鹰奖的面世,仍然造成了轰动效应,对于那个处在影视创作黄金时期的从业者与观众来说,参与每一项影视评奖活动,都是大众精神文化生活中的大事,公众的思想与价值观,也通过一部部精品得以传达——这与1978年改革开放后整个社会的振奋氛围是特别吻合的。

   最早的金鹰奖创办者们,为这个奖项的评选定下了一个32字原则,这32个字是“六亲不认,只认作品。八面来风,自己掌舵。不抱成见,从善如流。充分协商,顾全大局”,多年以来,这个原则成为金鹰奖不可分割的内在核心。

   金鹰奖发展过程中的又一个节点,来自1997年的第十五届评选活动,从这届开始,“大众电视金鹰奖”改由中国文联和中国视协主办,成为了中国电视界唯一的,并经中宣部批准的由观众投票评选的全国性电视艺术大奖,名称也改为了“中国电视金鹰奖”。这届评奖,是金鹰奖的一次升级行为,同时也是应对1990年代末电视剧生产与消费环境变化的一个重要举措。

   1997年,改革开放进入第19个年头,在经济进入高速增长期的同时,电视剧消费也进入多元期,在这一年,《和平年代》《车间主任》《党员二愣妈》《林则徐》《一号机密》等国产优质剧频出。但在电视剧创作的多元化方面,还只是处在起步阶段。

   2000年,“中国电视金鹰奖”再次升级为“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于是,这18年来,观众通过湖南卫视所看到的“金鹰节”“金鹰奖”,其实已经是注入了“电视湘军”元素的节日与奖项。

   恰恰以2000年为分水岭,是电视文化进入大发展、强竞争的时代,那时网络在中国还未普及,人们还没意识到有一天网络视频内容会对电视造成冲击,电视是人们文化生活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改革开放的深入,也带来了观念的开放,造就了电视剧生产的大繁荣,已经领先其他地方卫视一个身位的湖南台,无论是接过金鹰节的评选任务,还是在电视剧、晚会以及周边领域展开的竞争,都对中国人的精神文化生活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单以电视剧来看,《人民的名义》《恰同学少年》《还珠格格》等大量作品,都是在湖南台播出并形成全民话题的。从最早的兼容并蓄,到中期的打造品牌、推出自制剧,再到后期的强化电视剧的本土文化特征,湖南台的电视剧内容战略上的转变,不但见证了中国社会文化生活的变迁,在一定程度上,也引领了电视剧产业的行进方向,尤其是自制剧策略,对当下成为主流的视频内容生产有重大影响,一些在网络平台上播得很火的网剧,在模式上与湖南台自制剧贴得很近。

   自身平台与内容发展的突飞猛进,以及评奖观念的更新与变化,提升了金鹰奖的活力,2000年之后,《永不瞑目》《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大雪无痕》《激情燃烧的岁月》《结婚十年》《乔家大院》《亮剑》《士兵突击》《闯关东》《媳妇的美好时代》《黎明之前》《潜伏》《悬崖》《平凡的世界》等等,都在金鹰奖上赢得了荣誉,得到了金鹰奖的肯定。金鹰奖的评选者们,把早年金鹰奖创办者提倡的32字原则,最大程度地传承了下来,他们对电视事业的理解与热爱,使得电视这一行当,仍然在当下中国人心目中有着重要的地位,在未来的精神文化消费领域,电视内容依然不会缺席,且会发挥重大作用。

   在《中国电视文艺通论》新书发布暨“中国电视文艺未来趋势与猜想”主题论坛上,湖南广电党委副书记、副台长、总编辑张华立提出两个新鲜又大胆的观点,一是“电视艺术是一门革命性的综合艺术”“随着直播虚拟技术等新科技的不断加入,电视在艺术形象塑造以及情感表达上的独特优势越来越明显,由此也创造出电视独有的审美特征和内容范式”,二是“电视艺术是当今第一艺术”,在他看来,电视艺术几乎涵盖了绘画、雕塑、建筑、舞蹈、音乐、戏剧六大艺术特征,毫无疑问是最为主流的艺术形态。

   张华立给出的观点,与“电视消失论”是完全对立的,也是对“网络视频终将取代电视”这个消极论调的强力反驳。如他所言,电视内容创作所调动的工种,所使用艺术手段之繁杂,以及电视艺术对新老艺术概念与工具的包容,是电视内容最大的魅力所在。业界人士有此振聋发聩的声音,值得更多人参与探讨,去研究电视与大众文化之间的关系,重新审视电视内容生产与社会公众生活的隐秘联系,这有助于帮助我们更好地去发现中国文化最合适最多元的载体究竟在哪里,以及如何在庞大繁杂的电视内容生产过程中,提炼出更高的文化与精神价值。

   中国电视60年,改革开放40年,金鹰奖35年……时间检验一切,也累积一切,我们在关注一些宏大命题的落地结果的同时,不妨也从更多细节里,去体会人文在这个时代的涌动与激荡。“流水不腐,户枢不蠹”,能在快速的时代潮流变化中,用富有远见的目光,找到扎实的价值立场,并坚定推行正确举措,才能够真正获得历史的尊重与承认。

编辑:sally

分享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