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竞技怎么玩出花样来,是很考验我们的” 湖南卫视导演洪涛谈电视综艺

发布于:2018-09-03 14:30 已有0条评论 来源:南方周末 字号:T | T

  湖南卫视导演洪涛给人留下的招牌形象,总是定格在《我是歌手》(《歌手》)的结尾,他以极慢的速度念出每场比赛晋级和淘汰歌手的名单,吊足观众的胃口。大家一边抱怨他的“拖沓”,另一边节目收视率节节升高。

  洪涛拥有“非典型”的导演长相,说话温文尔雅。他迷恋音乐,1985年大学毕业刚参加工作时,每月工资二三十元,除去一点日常开支,基本都贡献给了磁带。一盒正版磁带最便宜五块五,进口的贵到十几元,很多很偏门歌手的歌他也听。他做了八年技术工人,累积磁带超过300盘。“后来《我是歌手》能成功,我认为就是那时候积累的营养。”洪涛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这些磁带洪涛没有保存,都留给了曾经供职的电台。来湖南卫视前,洪涛做了七年湖南经济广播《金曲排行榜》的主持人,他推荐的歌曲点播率都非常高。

  1998年,洪涛进入湖南卫视,主要负责音乐类节目。其间,他执导的节目,包括《音乐不断》、《超级女声》杭州唱区、2010《快乐男声》、《挑战麦克风》等,几乎都跟音乐有关。2013年起播出的《我是歌手》,是他的巅峰之作,节目收视率长期保持在2%以上。《我是歌手》连做四季后,自2017年起更名为《歌手》。

  在湖南卫视工作20年,洪涛见证了人才的来来去去,其中包括《爸爸去哪儿》总导演谢涤葵、“超女教母”龙丹妮、《天天向上》制片人张一蓓、《快乐大本营》制片人易骅等等。近期火爆的网络综艺《创造101》,主创团队里也有洪涛过去的“徒弟”。他原本已经递交辞职信,但选择留下来。“没有地方有这么多可以并肩作战的优秀的团队伙伴,哪里都不可能遇到。也许这个行业在大家眼里没落了,但我相信跟优秀的人在一起还是可以提升自己人生的价值。”说到这里,洪涛红了眼眶。

  2018年8月21日,洪涛在无锡的《幻乐之城》录制后台接受了南方周末记者专访。

湖南卫视综艺节目导演洪涛在《幻乐之城》中担任监制
湖南卫视综艺节目导演洪涛在《幻乐之城》中担任监制

“有很多人走,也有很多人留下来”
南方周末:外界一直传言你要离开湖南卫视,这个传言属实吗?

  洪涛:不瞒你们,其实我的辞职报告已经交了,过年前开年会的时候做的决定。交了以后,是自己不舍,还是跟湖南卫视感情很深,也思考自己想要什么。如果追求财富或者其他的,可能几年前就选择离开。我所有的光荣都是在湖南卫视收获的。哪里还有工作氛围这么好的地方?从领导到新生的这些小伙伴,所有人都这么优秀。我自己是业务型的,这样的工作环境能让我有更多精力专心创作。我不是怕压力,但如果去新平台,有没有这么好的鼓励、宽容大家做有价值、有意义的事,甚至做一些实验的平台?未必会有。也许我挣的钱跟外面比起来,只是非常非常小的一部分,但是内心的平和可能比追求财富更有吸引力。所以我就决定,还是留下来吧。

南方周末:来《幻乐之城》录制现场前,你微博上最近定位的地点在美国,是筹备新节目吗?

  洪涛:去美国一是为《歌手》物色国际资源。Jessie J(注:英国歌手,《歌手2018》总冠军)拿了在中国的比赛冠军,美国整个娱乐圈都知道。现在我们吸引下一个有国际影响的歌手参与,他们会很重视。

  二来我跟一些很大的美国主流经纪公司接触,也在探讨。我觉得电视节目不能只有娱乐功能,娱乐是舞台的一部分。你站在更高的角度思考,为什么人家能把产业做到全世界都在看,他们在音乐上是怎么做到的?他们在歌的主题上怎么表达自我的价值观和内心个性?又是怎么样通过商业运作让这一切传播开来,全世界这么多年轻人在看。我们以前听音乐注重旋律,但是越来越多年轻歌手更重视节奏,以后转向说唱,说唱产生的快感,表达的思想,听众的共鸣等等,都是音乐的一部分。这些探讨拓宽了我的眼界。

南方周末:留在湖南卫视,你接下来的个人规划是什么?有没有一个五年或十年的规划?

  洪涛:从来不做。一直都是事情推着我往前走,而不是我主动选择。我记得做《爸爸去哪儿》的时候,张亮的儿子天天很可爱,但刚开始他很顽皮。后来张亮跟我交流,说做了这个节目之后,那么小的小孩都知道不能像以前那么调皮、任性,变得有礼貌,像大哥哥一样。我也是一个大小孩吧,在大家的期待之下鞭策自己,让自己做得好一些。其实就是如何创造新东西。

南方周末:你怎么看电视人才外流的现状?

  洪涛:有很多人走,但是也有很多人留下来,每个人都是在人生当中找到自己舒服的一个位置。让市场解决这一切。包括我,应该说互联网或外面的公司可以给出挺诱人的“身价”,变现还有机会,但我选择留下来。现在我们也在做一些改革,比如推行工作室,尽量跟市场对标。按市场的条件,满足大家创作的回报。

  《幻乐之城》的创意来自香港著名音乐人梁翘柏,他也是《幻乐之城》的发起人和联合出品人。

《幻乐之城》的创意来自香港著名音乐人梁翘柏,他也是《幻乐之城》的发起人和联合出品人
《幻乐之城》的创意来自香港著名音乐人梁翘柏,他也是《幻乐之城》的发起人和联合出品人

“用什么方式包装,让你更加有购买欲”
南方周末:在电视圈这么多年,做电视综艺还能给你带来兴奋感吗?

  洪涛:做电视综艺已经成为你的习惯,也是你最焦虑的。人最焦虑的时候不是你太累,而是心里不知道下一步要怎么走,不知道未来在哪里。我不甘于永远做《歌手》,是不是可以尝试做一些别的节目?我在台里也负责创新,包括成立新的研发中心,我们也诞生了《声临其境》这么优秀的原创节目。跟团队碰撞出新的火花,不断把想法变成创新的节目,永远都让我兴奋。

南方周末:今天的电视综艺跟网络综艺相比怎么样?

  洪涛:大家应该说走“台网同标”,网络现在也是非常主流的传播平台了。相比而言,我们电视在把握尺度和制作经验上可能更丰富一些,抵抗风险的能力更强。网综可以靠不同尺度的要求获得发展或者节目领域的空间,于是大家可以看到《创造101》《偶像练习生》这样的选秀节目。其实早在十多年前,我们湖南卫视就有《超级女声》了,那时候在电视上的传播远远超过(现在)网络的传播,但是我们不能营造整个社会全民都在唱歌的比赛。

  社会一定有多元的价值观,我们要鼓励那些踏踏实实做事,认认真真为社会做贡献的价值,不是只有靠唱歌、当明星才能成功,还有很多方式。只是现在,除了唱歌,似乎还没有找到更好的方式,以电视节目传播其他同样有价值、有意义的事,引起观众共鸣,获得收视和社会影响力的共赢。但我相信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年轻导演成长后,带着一些新思维,又有制作经验,在碰撞当中一定会有所谓“爆款”诞生。

南方周末:据你观察,这么多年观众的口味发生了什么变化?单纯的音乐综艺节目是不是已经不能满足观众的需求?

  洪涛:也没有,永远有新做法。我们年轻的时候中央电视台的“青歌赛”家喻户晓,之后有了“超女”,只是换个方式。人的想象力是无穷大的,我用什么方式包装,让你更加有购买欲,这是电视人做节目要思考的。

南方周末:如果说有某种元素在一档综艺节目中占据最重要的位置,你认为是什么?

  洪涛:竞技肯定是最重要的,如果可以把竞技这个门打开,应该还有很多玩法。但现在的规定是,一个台一年只能做一档竞技类节目。现在竞技类节目的牌照被《歌手》占着,我们也不敢轻易动。不竞技怎么玩出花样来,是很考验我们的。

南方周末:收视率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一档综艺节目的制作?

  洪涛:非常大,收视率论成败,如果收视率不好,在大家眼里就是一档失败的节目。但是湖南卫视鼓励创新,我们允许试错。做《幻乐之城》,我很忐忑,观众能接受么?着急的时候,面对收视率的压力,市场接受的压力,我也会给团队压力。但既然是好东西,还是应该让观众更多接触,多一种选择。窦靖童那次表演我看了不下十遍,每看一遍都有新发现,让我特别赞叹。看这档节目是考验耐心的,如果有人能接受,有人愿意耐心感受作品所有的创意,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南方周末:在你眼里,未来综艺节目的面貌或者发展趋势是怎样的?

  洪涛:我觉得还是新,它一定需要更极致,一定要到找到一个我内心需求、渴望、向往,或者能够让我反思的一个点。《爸爸去哪儿》会思考家庭、亲子,都是有社会价值观的。现在做节目一定得有价值观,有价值观就事半功倍,当然需要你有很好的经验和功底,把价值观变成艺术,能引起大家共鸣。前一段时间《我不是药神》的成功也是这样。大家的制作水平都在提高,原创作品越来越多,不再满足于借鉴一下国外的创意,一定会慢慢翻篇的。就像中国的发展一样,电视也一定会越来越接近主流和国际化。

编辑:sally

分享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