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柴智屏丨《流星花园》,我尽力了

发布于:2018-08-27 15:40 已有0条评论 来源:凤凰网 字号:T | T

《流星花园》,是一部很难简单的用成功或失败去定义的剧集内容。

  若说它不及当年的《流星花园》那么好看,无法吸引现在的观众?但该剧已经上映46天,累计播放量已经超过47亿,长尾效应犹在,若说它完全没有热度,《流星花园》依旧在微博电视剧榜单排名靠前,这部剧也让王鹤棣、官鸿等走进大众视野,据骨朵了解,目前《流星花园》F4的市场认可度很高,片约、综艺节目邀请不断,女主角沈月也因为《流星花园》的播出搜索量增加。

  “有争议这件事情,其实我是预料到的。”柴智屏告诉骨朵,作为两版《流星花园》的“核心人物”,柴智屏无疑也因为新版《流星花园》的播出而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但从开播发布会至今,柴智屏却几乎没有接受过任何采访,期间有几份文字回复的采访,也仅仅是为大家解惑。

  几经周折,骨朵联系到已近在台北开始筹备下一部作品的柴智屏,“《流星花园》的定位就不是一部能辐射大众的作品,现在整个影视剧的市场分众非常清晰,每个年龄层的观众喜欢的东西都不一样。”

17年的变化

  十七年前,《流星花园》在台湾播出,随即风靡亚洲,大S、F4也因此迎来事业高峰,柴智屏创造了台湾青春剧,也因此获称“青春剧鼻祖”,“十七年前,我真的就是单枪匹马跑去找到版权方,直接就跟他们讲,我要把这本漫画拍成电视剧。”凭着柴智屏当年的冲劲儿,一本漫画成为了轰动一时的《流星花园》。

  十七年后,投资商带着已经谈好的版权,重新找到柴智屏,她却犹豫了,“我其实是有些抗拒的,因为自己曾经做过的作品,再做一次,没有那个乐趣。”然而,经过再三思考,最终柴智屏还是接下了这份差事,“为什么这件事情会重新找到我?思来想去,我觉得这是对我的一次历练。”

  “第一,我想要试试看,历练一个自己曾经做过的项目,重新赋予一个概念和想法,我可不可以完成。这是我的功课,另一点就会我想在我们自己的团队里面去培养新人演员和编剧、导演,这个培养的过程对我很重要,从电影市场再重回电视剧市场,我可不可以重新来过?”

带着这两点诉求,这场时隔十七年的考验,终于还是来了。

  第一重考验,来自对于不同市场的生疏,虽然在众多台湾影视人北上的大部队中,柴智屏算是出发最早的一位,但在项目操作上依旧会有些“水土不服”,不论是早年的《转角遇到爱》还是和郭敬明合作的《小时代》系列电影,都没有这次《流星花园》给柴智屏带来的感受深刻。

  “这是我第一次因为工作在内地住了半年多的时间,从剧本创作到拍摄,不光是剧本内容需要适应观众的口味,在拍摄期间的一些资源调配对我来说都是一种考验。”从这个层面来讲,《流星花园》对于柴智屏来说,是打开更大市场的一块掷地有声的“敲门砖”。

  早年在台湾拍戏,无论是拍摄取景还是演员调配,对于柴智屏来说都不在话下,演员足够熟悉、多年下来,可以拍摄的场地也多半已经摸清楚,而在内地,这些资源并非那么好凑齐,“有些景和场地,花钱都拍不到的,演员方面,也是如此,一些非重要角色的演员真的只有在开拍当天才见得到人,大家都在忙,选角的时候就是看照片,或者试戏。”

  这对于柴智屏来说,是缺少安全感的,“因为以前我们每一个角色,用什么演员,这个演员能演到什么位置,我都非常清楚,但现在,其实我都没办法提前看到。”

  “那个时候真的压力很大,每天都有很多未知数”这件事情说起来有些无奈,但市场情况如此,很难因为谁而改变。

“体力”有限

  “综合收益和口碑,您觉得《流星花园》这部剧,算是一次成功的尝试吗?”面对这样的问题,柴智屏略有停顿,“应该说我觉得,我的体力可以跑完这一程,我已经(要)给我自己一点掌声了。”

  市场环境大有不同,观众对于影视剧的要求也不一样了,当年的情怀粉丝有意见似乎也已经是意料之中,但另一方面,《流星花园》被Netflix购买了版权,已经在全球190多个地区上映,这也算是内地青春校园剧一次成功的出海,《流星花园》的植入内容也收入颇丰,从商业层面来讲,《流星花园》的运作不可谓不成功。

  再加上以此剧出道的四位新人未来的市场价值,不得不承认,《流星花园》所带来的多层面的发酵是其他同类型内容所不及的。但这些内容难免会对影视剧内容带来一些损伤,大量的广告植入就是观众吐槽的重灾区。

  “最开始有植入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很高兴,因为厂商愿意支持,大家也有收入,我一定尽量去完成,但后来植入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大概到了50个产品的时候,我自己也晕了。”面对内地影视剧市场常有的植入情况,柴智屏也会面露难色,“我不认为有任何一个制作人,比我在剧本上面的把关更认真。我也许承认我做的不够完美,但是我敢说,我是最认真的。”

  在筹备期间,想要来做植入的厂商很多,也绝对不只目前出现在剧中的这几种,“既然大家都接受产品植入,我们就尝试怎么把植入做的最好,直到现在,50多个产品,每一个产品大概都有6个情节植入跟10个道具植入,我都可以一点一点跟你讲,我是怎么在认真做完这件事情。”柴智屏言之凿凿,“至少精神很感人吧。”

  “所以我说,我并没有让大家夸我,但我自己觉得我尽力了。”拼,是柴智屏工作时的常态。

  对于剧情的把控,也同样需要柴智屏不断的去适应,和台版相比,《流星花园》的剧情改了很多,除了主角名字之外,杉菜的情感走向,也从前期的在花泽类和道明寺之间犹豫变成了比较明显的喜欢与讨厌。

  众所周知,原著漫画中一些内容是不适合内地市场的,于是在重新做剧本的时候,也经历了很多次的修改,“我们第一次送剧本过去有一些修改意见,我们即将开拍的时候,又有了一些新的意见,而且和之前的不太一样,所以这种情况之下,就变成要带着编剧修改马上要开拍的内容,我觉得非常吃力。”

  《流星花园》的创作过程,算得上一波三折,每一个环节对于柴智屏来说都是一次大考,然而,观众最关注的仍然只是最终的成片效果,很明显,观众看出了柴智屏的在操盘这个项目时的困境,但却并没有给予太多理解,而是一针见血的给出差评。

造就流量

  新F4的诞生是《流星花园》最大的收获。一部剧推出4位新人,这样的实力在电视剧中实属罕见。

  “柴姐眼光准”也是业内公认的一句话,这次柴智屏选人的标准除了颜值、身高之外,组重要的就是“漫画感”。王鹤棣、官鸿、梁靖康、吴希泽四个男生站在一起,就是观众印象中的“漫撕男”,不少观众也评论说,“这部剧最成功的的就是选角。”

  在播出该剧播出期间,王鹤棣已经在微博明星势力榜-新人榜冲到了第十名,沈月和另外三位演员也同时杀进榜单,#流星花园#的超话在微博电视剧榜中排名第6,在芒果TV独播,每日播放量平均近1亿,在这样的数据表现下,不能直接说《流星花园》已经热度消沉,只能说,在第一波观众吐槽褪去之后,仍然留存了很多在追剧和追星的忠实粉丝。

  “F4一定是要真的看起来像经常在一起的哥们。”这个要求看似简单,但通常情况下,剧组拍戏都是大家从四面八方来的,想要第一眼看上去就有“熟悉感”是一个严苛的要求,“所以我们都找比较偏南方的男孩子,因为他们的思维方式和生活习惯不会相差太远。”不仅如此,在开拍前,4位男生还在一起生活了2个多月,选定角色之后,剧本的内容也根据这4位演员有所调整,多番努力之后,才有了如今观众喜欢的F4。

  柴智屏对这4位教导远不止于此,拍摄期间,如何去呈现自己的角色,甚至如何顺台词、说台词的时候气口在哪里,这样的问题,柴智屏都会一一解决,“我觉得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是我会跟他们讲,请他们要自然的表现,而且情感要投入。”

  在“投入”这件事情上,几位演员都做的很好,以至于到了后期,大家都在怀疑沈月和王鹤棣是否真的在恋爱。当然二位没有真的在一起,“到最后,大概两个月的时候,就看到他们的演技真的有很突发性的成长。”柴智屏欣慰的说。

  如今内地市场都抢着做偶像这门生意,有着先天优势的F4却并没有选择团体出道,而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演艺事业规划,“如果是一个团体,就要有团体的共通点,他们要有共同的目标和表现方式,对于我们来讲,F4从以前到现在都是因为戏剧而产生出来的符号,而不是一个团体。”

  柴智屏对待F4的心情就象是“亲娘”,也会把“我这个当娘的是不能偏心的”这种话挂在嘴边,“目前我们也不想给他们太多工作,主要还是学习和锻炼,未来有新的项目也会考虑清楚是否适合他们,因为他们毕竟都还年轻,所以我觉得一年如果能够接一到两个非常好的项目,我觉得就很不错的。”

  如今《流星花园》接近收官,柴智屏也已经开始筹备下一部新作,以一部颇受争议的《流星花园》作为打开更广阔市场的“钥匙”,这个决定无疑是明智的。但下一部作品观众也会有更高的要求。

  如何与内地的00后观众拉近距离,确实是常年生活、工作在台湾的柴智屏在影视作品中急需解决的问题,有了这次的尝试,下一部作品会更好吗?观众依旧会抱有期待吗?

  这些问题或许暂时并不知道答案,但当柴智屏说出,“我觉得浪漫和少女心不可以没有啊。”这句话时,可以确定的是,她仍然是当年成就了青春剧的柴智屏。

编辑:sally

分享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