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节目怎么做,才能“让世界听见”

发布于:2017-11-22 10:18 已有0条评论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报 字号:T | T

潘瑞芳(右)与支教老师汪峰(左)在一起
潘瑞芳(右)与支教老师汪峰(左)在一起

   早有人问过我,做一档原创的音乐公益支教节目,你确定吗?《让世界听见》的确不是个轻松的活儿,被同行称为“手艺活儿”,慢工出细活,除了手艺,还得有耐心,有匠心。

  我们的团队是做《变形计》出身,再次创作儿童类节目,还是希望以教育为切入点。我们发现很多热爱音乐的孩子,在音乐这块领域的教育有所缺失,于是我们有了这个灵感,希望给他们带来更好的教育支持。就这样,《让世界听见》应运而生。

  坚信人格大于人设

  公益、音乐、孩子、真人秀,在7月初的创意阶段,我们就将节目创意范围锁定在这几个关键词中,最终将节目的切口定为“合唱团”,形式定为公益支教。因为社会背景的独有性,放眼全球,找不到一例已有的同类模式作为学习对象,于是,一点一点地打磨模式,成为我们团队的首要任务,与模式鏖战,一战便是两个月。

  《让世界听见》坚信一点:人格大于人设。两位明星如何真正地俯下身来,贴紧山村、贴近教育,这才是我们一直在研究的命题,也是选择明星的最重要的指标。

  当得知《让世界听见》最终只定两位明星嘉宾作为支教老师,并且是汪峰和蔡国庆时,很多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不现实”,或者说“不真实”。且不说这两位音乐人的“画风”不一致,大家也很难想象,两位明星扎根农村两三个月,与学生同吃同住同生活。同时,还要将毫无声乐基础的一群“白纸”孩子,带成一个可以站在国际舞台上的合唱团。这是开玩笑吗?

  显然不是。

  事实上,为了录制节目,汪峰一口气推掉了之前定好的两场表演,并坦言“既然下了决心肯定会做到,至于最后做没做到,可以去节目中发现答案”;而蔡国庆由于父亲在节目录制之前身体不适,他需要家里、学校两头奔波。

  如何与孩子磨合,如何对孩子进行教学,这些都没有预设。当然,唯一可以由节目组确定的就是,节目录制时间必须严格按照学校的课程表进行,不能打乱学生其他科目的学习。

  事实上,山村孩子几乎不存在用世俗的价值标准去判断这两位新老师的情况,孩子们最关心的问题就是“希望新老师要温柔”。“心中无尘,眼里有光”,用来形容这一群山村孩子,毫不为过。

  与拍摄地的“生死之交”

  项目筹备期间的故事,可以用箩筐来装。有趣的、惊险的,无一不成为导演组与我最真实、难忘的印记。

  达祖小学位于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盐源县,是个多民族文化聚集地。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大托村希望小学深居“山闺”,属于瑶汉混居,两边的共同点是风景超美但山路崎岖。导演组前期的海搜和踩点可谓一路风景,一路艰辛。

  8月,南方遭受几十年一遇的暴雨灾害,山体滑坡、泥石流、塌方、四川还有地震……一应俱全,让踩点的导演组全赶上了。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贵州和四川境内遭遇两次特大暴雨,我们被困在山路不能前进,为确保人身安全,导演组有个叫甘露蓉的女导演,因为太瘦小,不得不用麻绳将自己的腰和树干绑定,以免遭遇突如其来的洪水;塌方滑坡遇见两次,泥石流也遭遇两次,踩点的车辆被山体滑坡的滚石砸中,导演集体下车,三位女导演铲泥石,两位男导演和司机一起修车。

  9月16日,导演组已入驻泸沽湖达祖村。晚上10点,会议正在进行,忽然一阵晃动,开始地震。导演们迅速撤离,跑到空旷的马路上,一清点人数,还少一个人,赶紧折返回去找。原来编剧组导演徐卉雯因为正在紧张地将方案进行细化,甚至没有感觉到太大的震动,怎么知道情况不对呢?原来大衣柜的门掉下来砸到头,她才意识到地震了。

  作为总导演,我很庆幸有这么一帮兄弟一起奋斗。虽然大家长期处在一种紧绷的状态,但也不时打趣解压:“我们真是第一次与一个节目结为生死之交啊!”

  用音乐关注孩子的精神世界

  有人问,这算不算为音乐节目开辟了一个新的路径?我更想说,音乐只是一个切口,我们用音乐的方式来关注山区孩子的精神世界,这才是我们真正要做的事。

  节目启动初期,我也听到一些声音:节目组是否只是拿着“公益教育”作为噱头?摄像机和灯光一撤,孩子们瞬间的失落感如何处置?组团后,是否有真正的大舞台能让他们的歌声“让世界听见”?

  在我们的节目中,两位明星支教老师分别要将几十个不同性格、不同家庭背景的孩子组成一个合唱团,挑选有音乐天赋的孩子,开展专业的音乐教学。

  既然组团,就会存在有些孩子的愿望无法达成的可能,因此必须要做好儿童的心理教育。如何平衡落选孩子的心理、做好孩子的心理疏导工作呢?

  做功课必不可少,像《放牛班的春天》那样,与音乐、合唱团、教育相关的励志电影,我们集体组织重温再学习,“教学”,是教也是学,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先学。

  除此之外,我们也在人员配置上进行了考虑,请了著名的合唱团儿童心理辅导师加入,对孩子们在学习训练的过程中有可能出现的心理和情绪问题及时进行疏导。

  还有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孩子们最终的落点将何去何从?

  实际上,我们会为孩子的音乐学习之路寻找一个强大而合理的落点——将会让孩子们参加2018年2月在新加坡举行的“一带一路”中新国际青少年合唱节,也会提前邀请国际专业合唱团评委老师事先观看演出,评估孩子是否能参加这种比赛。然后再根据孩子的实际情况,一步步地让孩子走向更高的舞台。

  每件事情都有两面性。对于以前一些参加过《变形计》的孩子,我们到目前为止都会继续做一些跟踪了解。我发现,“眼界”的力量对于农村孩子还是举足轻重的,我们始终相信“善意”的力量。

编辑:sally

分享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