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卫视《我们来了2》体验女书文化 感受中国文化的神奇魅力

发布于:2017-08-31 10:26 已有0条评论 来源:湖南卫视 字号:T | T

   2011年,一部通过“女书”讲述女性之间凄美委婉感情的电影《雪花秘扇》横空出世,“女书”正式揭开它神秘的面纱,走入大众眼帘。女书,作为世界上发现的唯一一种女性文字,起源于中国湖南省江永县,所以又名江永女书。《我们来了》第二季第三站就来到了这里,这无疑是“我们”继佛山武术文化后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又一次勇敢探寻。节目组对于江永女书的传承、传播在弘扬女书文化之余,更是展现出了女性的独特魅力。《我们来了》一直以“女性文化体验节目”为定位,对女书的展示是节目对于“女性”和“文化”结合形式的一次深度探究。

字音字形皆独特 窥见女性之美

   2006年,江永女书习俗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坐落在女书文化发源地江永县浦美村的江永女书生态博物馆是江永女书生态博物馆记录、储存女书文化的资料中心,也是《我们来了》本次节目录制的地点之一。

   作为一种江永当地汉语方言音节表音文字,女书只能用当地土话朗诵或吟唱,不具备广泛传播的基础,保护和推广难度较大。因此节目录制过程中,《我们来了》的嘉宾们在学习女书读音的时候也是一头雾水。汪涵的名字女书发音为“哇哈”,而“关之琳”在女书中发音是“瓜子来”,对于熟悉了汉语发音的人来说,这样独特的发音虽然艰难但是也新鲜有趣,勾起了大家学习女书的兴趣。蒋欣一句“听到关姐姐的名字,我怎么觉得有点饿呢?”引得在场的人哄堂大笑,学习氛围也更加浓厚。

   女书文字虽不表意,但其形整体呈长菱形,秀丽娟细,多用曲线、圆点、撇捺组合,对应呈现的是女性身体的曲线之美。关于女书的小常识,女书传人蒲丽娟老师都对《我们来了》的嘉宾们一一进行了介绍。在大家认真听讲时,唐艺昕问:“是长脚蚊吗?”蒲老师连连点头:“女书轮廓呈长菱形,因此也被称为‘长脚蚊’。”

   走进江永女书生态博物馆,有四个大字映入眼帘,这几个字多用“斜撇”——“丿”构成,似柳叶,似水袖,也像起舞的女子,字里行间看得出作者下笔时的温柔。女书传人胡欣解释道:“这几个字的意思是‘江永女书’。”一向搞怪的“娘娘”蒋欣惊呼:“我觉得我的学都白上了!”“女书”文字记录的是江永土话基础上的妇女群体语,一般人认为它属汉文异形字,它笔画构成简单,但是各个字整体轮廓相似,难以辨别,这是嘉宾们初次接触女书,也难怪“娘娘”“不识字”了。大家纷纷表示,女书柔美、温婉,能让人从中窥见女性之美,能看到女性对自我的认知,它值得被传承,值得被保护。

 

女女相传 搭建情感桥梁

   女书的存在,主要是由于中国旧时的旧思想认为女性不可以读书识字,于是江永当地的女性发明了女书,以作为姊妹妯娌之间交流的通讯方式。女书传人胡欣介绍道:“女书是母传女、老传少,一代代传下来。关系好的女子结为‘老同’,平时会用女书书信往来。”当胡欣老师说到“人死书焚”,大家都感到有些震惊,女性之间的友谊竟是如此坚贞而厚重。嘉宾们路过河边,洗衣的妇人邀请他们学唱一段瑶族歌曲。这也是属于女书文化一部分的“女歌”,女传女,老传少,妇人的女儿也在旁边轻声哼唱,旧时女性口口相传女书的场景就这样在《我们来了》中重现了。

   古时女性将女书书写在精制布面的手写本、扇面、布帕、纸片之上,分别叫做扇书、帕书、纸书。而在电影《雪花秘扇》中,女主角也用扇子作为女书的载体,来完成相互之间情感的交流。为了全方位展现女书对于女性情感交流的贡献,《我们来了》也设置了女书书写环节,嘉宾们需要用女书在纸扇上写下祝福,然后互赠对方。陈妍希将手写的扇子送给了蒋欣,她在接受采访时说:“女书是一种神秘又有魅力的文字,表达的是女性之间的情谊,所以我首先想到的是送给‘大欣欣’。”

   女性之间的交流比男性来得细腻、温和,拥有同样特质的女书给了她们这样的选择,让她们可以用自己的语言讲述属于女性的故事。与女书文化相似的是,《我们来了》总是捕捉到女性之间细微情感的碰撞交融。比如蒋欣会“抱怨”父母不让一年只回家几十天的自己进厨房,造型师小白会和大家聊起“北漂”的日子,而当宋茜游戏失利、暗自伤神的时候,蒋欣也会过去轻声安慰她……这些是在《我们来了》才会出现的画面,这也体现了《我们来了》这一“女性文化体验真人秀”制作的初衷——刻画女性内心,展现女性魅力。

  

   学习女书需要有方言基础,学起来也不简单,加之完全懂女书的人越来越少,因此对于女书的保护和传承是一项艰巨的工程。《我们来了》此次以大篇幅来展示女书,正是为了传播这一独特文化,以期女书得到更好的保护。了解女书起源与发展,走进女性独特文化,敬请关注9月1日晚20:20湖南卫视播出的韩后919《我们来了》。

编辑:sally

分享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