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数谈《择天记》:每一个经典角色都是我

发布于:2017-05-22 10:15 已有0条评论 来源: 字号:T | T

   张爱玲写白流苏:白家的六小姐有一双娇滴滴、滴滴娇的清水眼。陈数是有的。

   但陈数不是上海人,她只是某一阵子喜欢,去了上海,找来摄影师布置好现场,灯光、旗袍、走位、定神、拍照,很容易就沉浸自己想要的那个氛围里。这大概是一种高级的自我愉悦。

《择天记》陈数剧照
《择天记》陈数剧照

   距离白流苏八年之后,陈数第一次演了古装剧。这一次她是《择天记》里威严强大的天海圣后,跟鹿晗演“母子”间的对手戏。三十九岁的陈数饰演这个气场强大的反派女角色也不违和,只是会让人生出一点惊诧来:这是那个白流苏吗?

   这可能就是她和白流苏不一样的地方:白流苏浪漫而世故,为了躲避时代给女人的命运,机关算尽地依托在别人身上。但陈数,她很清楚礼物不会从天而降,还是要靠自己。关于演戏,她的第一要点不是能不能红,而是喜不喜欢。

   你很容易察觉到她身上从容的气质,这种气质能使她跟那些闹哄哄地挤上戛纳红毯的网红、新生代的流量小花们立时区分开来,这种从容不迫的背后是多年优渥生活的良好滋养。她的外祖父母是湖北大学的教授,父母是浸淫多年的艺术家,舅舅、姨妈也都在行业内颇有声名。

   这种从容也让陈数区别于这个圈里的大多女明星:无需自称冻龄、亦不需要强化原装的美貌。她和人聊天说的最多的,反而是自己学前长得最丑小鸭的时候,“那时候哥哥比我好看,又很乖,好像父母更爱他一点。”作为第二个孩子,陈数受到的关注不及独生子,这也许是她日后绝口不提自己是个美女的源头。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和李小璐有点微妙地相似:人们会觉得她们人生欠缺一点规划,否则就能获得比现在更多的资源,更好的成绩,但当事人本身对生活的追求恰恰是她们想要的样子。

   相比二十岁的自己,陈数认为现在的自己更接受和松弛。脱去了年轻人面对未知世界的紧张感,她将现在视作最想成为的“我”。

以下是界面娱乐与陈数的对话:

“戏再烂,我可以不烂”

   寻找演员在角色里和本人的差异是件有意思的事儿,但陈数的差异几乎毫不设防地摊开:《择天记》里她是胸怀天下,愿意为国献祭自己儿子的圣后,但眼下,她只是微盘起一条腿,小口地吃着饼干,神情宛如少女。

界面娱乐:《择天记》可能是直男特别喜欢的小说,为什么想要来演一个这种剧里的女性角色?

   陈数:事实上我没有看过小说,当我准备看的时候主创都说你不用看了,剧本改的有点不一样,我想那就不看。干脆我用一个新的角度(演)。不可否认古装类的戏,我从影这么多年没有演过,所以可以有意识地关注一下古装剧,但是我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玄幻题材和大IP。我就是会觉得圣后很有得演,虽然只是一个大Boss、大配角。我也不介意这个,因为从我拍戏开始,从来不介意演配角,我有很多的配角是很经典的(笑)。

   是不是直男喜欢的小说,都不是我最关注的,但是我知道是一群少年成长的故事,他们成长的过程当中必然是有对立面。表演有些时候是可以不用那么正的,我觉得很有趣。当然一开始也有一点纠结,把自己的孩子献祭出去会不会被人骂?后来我看了看剧本,觉得有表演空间,可以,有意思。所以没关系,来了。

界面娱乐:现在的IP一旦拍不好就很容易被粉丝嘲,当时会有这种压力吗?

   陈数:作为一个职业演员,我对于自己有基本的信心,就是戏再烂我可以不烂。(停顿了一下)我是不是太口出狂言了?

   说到这里我可以跟你分享,我演戏这么多年,当年最让我纠结的一个角色,怕被人骂的是哪个你知道吗?白流苏。

   第一,张爱玲的小说严格来说不适合拍成任何影视剧,因为作为读者字面的想象空间太大了,非常不具体,很难化成表演的行动和画面。从先天来说就是一个大硬伤。而且你放眼望去,只有《红玫瑰与白玫瑰》(比较好),而且《红玫瑰与白玫瑰》很大一部分的功劳,是陈冲演的红玫瑰太出色了,再加上是一个电影。(白流苏)这个我纠结了三天,说演还是不演?因为我自己也是张爱玲迷,我太知道有多难演,会被多少人骂,但是我觉得我要演,因为我真的很爱她。

回到这个话题,圣后会不会被人骂?那就是小CASE了。

界面娱乐:我看原著小说,脑补了一个圣后,可能陈长生确实跟鹿晗差不多大的年纪,但我会觉得圣后应该再大一点年纪。

   陈数:对,这个是有人质疑过,我也质疑过,一方面我觉得我演一个像陈长生这么大的角色的妈妈,是不是提前进入到妈妈行列,不准确?让大家不相信?连编剧还有原作者都说,的确是稍微年轻了一点。但后来我们制片人跟我说,因为圣后武功高强,所以永远不老。OK,成立,这一切都成立。

圣后的美貌和强大都是人物的核心特点
界面娱乐:但是你在演的时候,会不会觉得有个鹿晗这么大的儿子,比较难消化这个设定?

   陈数:他过生日那天我发了一个微博,我真的觉得这段话在写他,所以就引用了。他的确是我见过最像少年的少年。最后那句话叫“满身富贵不觉察”,就是在小鹿身上,他身上真的是有很可贵的,那种看待世间所有东西的(轻松),很松驰的。所以我认为他很符合这个角色,而我相信通过造型和角色的表演,可以把这个所谓的年龄差化掉。

“父母子女的缘分挺奇妙的”

   天海圣后先是献祭了自己的儿子,而后又错认了鹿晗,可能算不得一个合格的母亲。在戏里饰演这样一位复杂母亲的陈数,在自己家却是一个小女儿的角色, 不过这个小女儿却不像多数人想象得那样,是个小公主。

界面娱乐:之前看访谈有一个比较感兴趣的点,就是你提到说,小时候哥哥比你漂亮,所以妈妈更爱哥哥一点,但是你没有往下讲,当你也长开了以后,妈妈是怎么来看你和哥哥的关系的?

   陈数:家里有第二个孩子的,其实有时候是不容易的。我曾经听过一个朋友说,因为所有的父母都是第一次,对第一个孩子的爱是无可复制的,他们可能也紧张,但是那个爱是不一样的付出。除非第二个孩子特别的漂亮,起码符合所有小孩子讨喜的一面。而我哥哥又漂亮,又乖,我生下来,我妈说这是我的孩子吗?你们抱错了吗?然后我性格又比较活泼,小时候爱跳舞,拿着头巾和纱巾跳,这在大人来说,在那个时代来说会觉得很不乖。因为大人已经很不容易了,都是双职工,所以我理解。

   所谓我长开了以后,不可否认是从小就被人说你长的不好看,这个还是有很强烈的阴影的。我跟你讲一个细节,我舅妈等我长大之后,跟我说,你知道吗?你小时候我们都欺负你,说你看丹丹哥哥那么漂亮,你曼曼姐姐这么漂亮,你长这么丑你肯定是拣来的,把你气的直哭。但是我不记得这事儿了。

界面娱乐:但肯定是潜意识有。

   陈数:对,这就在我的心里了。所以后来我为什么会跟很多好朋友们分享孩子教育的时候,我说你们不要轻视他们的听、看,他们是有深层记忆的,只是当时不会给你回应而已。所以一定要有更好的一种跟小孩子的互动。

界面娱乐:像这个事情成年之后有跟妈妈讲吗?

   陈数:没有,讲了也没有用,她不会承认的。首先不值得深讨,它只是你成长的记忆,你得通过已经成人的你消化它,我大概是真正过了30岁了,才有一天能够正式面对这个问题。我很感激父母给了我姣好的外形,但还是我自己努力,做到了我想成为的自己。因为在某种程度上,你过了20几岁,所有父母的给予基本用完了,剩下的都是你自己的,无论是你所谓的事业和工作,性格的改变,面相和神情,都是你自己选择的结果。

界面娱乐:因为你的原生家庭还是比较高的起点,父母是艺术家,哥哥又很优秀。我是知道有第二个孩子会因为这种自己的兄长或者是姐妹也很优秀,会有一些压力?

   陈数:我没有,其实我们家族当中有非常优秀的人,他们一直是我崇敬的对象。我的舅舅是著名的小提琴演奏家、教育家,包括我的姨妈也是非常著名的制片人,但我觉得压力不构成,反而觉得是一种榜样,所以为什么我说有一些时候你的人生,你的道路或者是别的什么,其实是你选择的结果。

我还没有准备不演戏

   陈数绝对算得上是一个理性的人。回答问题的时候,她聊得再远,最后也能回到最开始的线头,将自己的逻辑自洽起来。她也是一个认真的人,在这时代,一个认真的人如何保留自己的特性,又不劳驾别人,不比演戏容易。

界面娱乐:刚刚有说到演一些配角,尤其是现在的明星,会规划一下自己的路比如说我这几年应该怎么样,下一个阶段应该怎么样。但是你会演一些自己更偏爱的,戏路不同的,会不会让大家觉得你没有一个特别强的规划心呢?

   陈数:在某一种程度上我不太规划我的人生,因为你都不知道下一刻发生什么,我只能说这是一个方向:我还没有准备不演戏。

   但是我不是一个任性的人,我会很尊重他人和观众的感受。我保留我独立的思想,如何平衡好当下所谓最红火剧的类型,但是又不失我自己表演的职责,这个是我自我平衡的过程。比如《择天记》是喜闻乐见的IP大题材,充满吸引力,同时你把全剧看下来,圣后也是很扎实的人物,有很大的表演空间,这是一个比较完美的结合。

   我演戏不是为了红,我是希望演一个好的角色。如果我有知名度,大家喜欢我的话,我希望这能够成为我遇到好角色、演好角色的动力和机缘。

界面娱乐:我觉得你还是一个很理性的人。两件事情可以判断,一个是你当时从舞蹈转演员,另外一个是对于你人生婚姻的选择,你似乎是非常明确自己的目标,像这种性格是怎么养成的呢?

   陈数:我相信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种声音,只是有时候外面太吵了,你自己的表层也太吵听不见。但是以我的生命历程来说,我所有的认为比较重要的选择,都倾听了内心的声音。那个声音很强烈,你应该往哪走?你就走吧。

   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不做客观理智的评估,世界不是为你服务,你没有那么重要,跟他人的融洽很重要。当然包括你自己也得舒服,但是你要带着充沛的感性,因为那是我们特别不同于动物的一面。

界面娱乐:刚刚聊到一些正面,那有没有做过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可以分享的?失败跟成功都挺重要的。

   陈数:某一种程度上没有任何后悔的事情,因为人遇到后悔的事其实无非就是让你痛苦的事情,但是我越长大越发现,可能就是这些让你深深后悔的事情,是对你人生特别大的警钟的敲醒。

   我在东方歌舞团的时候做舞蹈演员,刚刚来的时候就被领导修理,那你想多别扭,心里多不舒服。你带着所有青春的记忆,就愤愤不平,但是今天你有了人生经历回头再看,不修理你修理谁?因为你就是一个需要被修理的人。

界面娱乐:可以问一下,当年在舞蹈演员是什么规矩呢?

   陈数:其实是很简单,我们在排练场排练,排练场是长方形的屋子,我们舞蹈演员是对着镜子排练,同时看自己对不对?但是那个舞蹈人比较多,如果都照镜子的话人有点站不开,编导就说你这么(侧过)来,排列就更好排。

   因为我们是新人好多动作不熟,我只能站在我的角度说,还是看镜子吧。你说这个话的时候只想到了自己,但是作为编导排练的时候他想到的是整体,这个就是你看不到世界的原因,因为你小,对吧?所以当时编导就特别不客气的说,当然他没有辱骂我,但是当时脸皮又薄,眼圈迅速红了,然后就忍着。但是你现在想想,他不说你说谁?因为你的确是有一点冒进和造次。但是这个不是很好吗?你成长不就是要经历这些嘛。我都经历过同学们,我经历过很多这样的,因为小时候其实挺不懂事儿的。

界面娱乐:像你会觉得现阶段的自己是最好的吗?

   陈数:对,相比我20几岁,我非常喜欢现在的我。因为这个是我非常想成为的我,20岁的我不是(最满意)的我。

界面娱乐:如果评价现在的陈数,你会用什么样的关键词描述自己?

   陈数:我觉得我更松驰了,更加接受。松驰是针对自己的状态,无论是有事儿还是没有事儿,我原来比较容易紧张,因为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会怎样,因为是年轻人。另外的层面我觉得接受比松驰更重要,因为你能接受,才能松驰,好的接受,坏的也接受,这个我就觉得比原来更从容。

界面娱乐:之前就有说黄依依跟你不是最像的,现在比之前又多了一些角色,你会觉得哪个更像你呢?

   陈数:我这么说吧,你凡是认为我演的角色够经典的,都像我。

编辑:sally

分享图片: